吾爱追书 > 玄幻·修真 > 最难不过说爱你 > 第337章 那我该属于谁呢?

最难不过说爱你 第337章 那我该属于谁呢?

    因着前天在席家别墅外面躺了一夜原本就有点受凉,昨晚落到江里后直接就感冒发烧!

    我没有本事起床便给助理打了电话!

    他带着医生到我家给我开药又给我输液,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着直到中午才醒!

    梧城又开始下雨了,已经过了寒冬,没有纷乱的雪花,但初春的雨格外频繁,我躺在床上望着窗外半晌忽而接到了赫冥打的电话!

    他特意说:“晚上跟我们浪?”

    “我不想跑。”我说。

    “行吧,那我挂了!”

    挂断电话后我感到肚子很饿,可还在输液,我正打算在网上订个外卖的时候顾澜之突然给我打了电话问:“小姑娘,你在家吗?”

    昨晚太晚了所以我便回了我在梧城所在的公寓,而这个公寓的地址顾澜之是知道的!

    他问的这个家应该指的就是这个公寓!

    我仍旧疑惑的问顾澜之,“哪个家?”

    “公寓,我这边显示霆琛的位置就在你那附近,不过我人不在国内,你能帮我……抱歉,我并不想打扰你的,但他好似只听你的话!”

    我答应道:“嗯,我送他回家。”

    我拔掉了输液针管强撑着身体起身,换了一身春装披着外套下楼,在楼下没有见着顾霆琛的身影,我撑着大黑伞往小区外面走去!

    当我看见在雨中淋雨的男人震住,他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但他仍旧呆呆的站在雨中!

    我赶紧跑过去问:“你怎么在这儿?”

    顾霆琛唯唯诺诺的解释道:“你说今天要来看我的,可我在家里等不到你,不知怎么的我就走到了这里,我没有你联系方式所以我只能在这儿等着你!果然笙儿是住在这里的!”

    他根据潜意识的记忆来到了这里!

    而且他说话的思维很清晰。

    “那你怎么不找个地方避雨呢?”

    我将大半的伞撑在顾霆琛的头顶,他恐惧的目光看了眼守在值班室的保安说:“他们不让我进去,我没法,我就只能在这儿等你了。”

    保安这也是职责所在!

    我问他,“你什么时候来的?”

    顾霆琛的衣服湿透,面色很苍白,像小鹿一般湿漉漉的目光盯着我让我心生怜惜。

    我是心疼他的!

    我格外的心疼他!

    我叹了口气听见他说:“早上到的,我也具体不清楚是什么时候,我觉得能等到你!”

    闻言我柔软的心脏像是被什么击中一般!

    我偏过眼眸说:“你先随我回家。”

    我带顾霆琛回了公寓,我这里没有男士衣服,便给助理发了消息让他送套衣服过来,随后让顾霆琛去浴室泡热水澡,免得他感冒。

    在顾霆琛洗澡的期间我撑着自己疲倦虚弱的身体在厨房热了两杯牛奶,热完牛奶后喝完一杯觉得疲倦便到客厅的沙发上躺着休息。

    没想到迷迷糊糊的睡着,直到有一抹痒痒的东西在脸上摩擦,我眸色发怔的睁开眼看见顾霆琛正在用自己的大指姆摩擦着我的脸颊。

    我皱眉,“你做什么?”

    “笙儿真漂亮。”

    我:“……”

    “我的妻子自然是漂亮的。”

    我:“……”

    我此时此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红着眼起身进厨房将那杯热牛奶递给了一直尾随在我身后的顾霆琛,“喝点热的牛奶心里温暖点!”

    顾霆琛身上穿着我的丝质睡衣,睡衣下摆只到他的膝盖处,他乖巧的接过喝着牛奶。

    还像小猫似的舔了舔唇角。

    我忽而想起那只胖橘猫!

    他一直在顾霆琛别墅里蹭吃蹭喝!

    我收回目光回身坐在了沙发上,顾霆琛握着牛奶杯过来也坐在沙发上,不过他以规规矩矩的姿势,显得很刻意,像个小学生似的!

    而且还一直盯着我。

    我低声的问他,“干嘛一直看我?”

    “我怕笙儿会消失。”

    我不该问他这个问题的。

    他宽大的手掌紧紧的抓住牛奶杯,青筋都凸出了,他犹豫许久道:“我总是见不着笙儿,在梦里也见不着,其实我…我…我真的很想念笙儿,想时时刻刻见着你,想一直陪伴在你的身侧,可我哥哥说笙儿有心爱的男人……我不清楚心爱的男人是什么意思,但哥哥说笙儿并不属于我,我不信,倘若笙儿不属于我……”

    他停顿问我,“那我该属于谁呢?”

    顾霆琛问了我一个致命的问题。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

    因为我和他已经是曾经。

    顾霆琛见我没有说话,他小心翼翼的伸着手想要握住我的手心,我平静的目光盯着他,他突然恐惧的收回道:“我怕这样的笙儿。”

    “霆琛,你会遇见比我更好的女孩。”

    我笑了笑说:“她一定比我更漂亮!”

    顾霆琛着急的摇摇脑袋道:“我不要,我只要笙儿,哥哥说过笙儿是我的妻子,不过是曾经,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但笙儿就是我的妻子!笙儿,你要是烦我讨厌我,我可以尽量不出现在你的面前,只要你偶尔…真的只要偶尔,你在忙碌之余稍微能想起我便行,我要的不多,一个月来看望我一次,笙儿可以吗?”

    顾霆琛的语气格外的卑微。

    见他这样我真不忍心,我握住他的手掌回应他道:“嗯,我每个月都会去看望你一次,直到你好,直到你以后找到自己心爱的姑娘!”

    顾霆琛咧嘴笑,“那就这样决定了,拉钩上吊一万年不许变,你骗了我你就是小狗!”

    英俊强大的男人突然活成了一个孩子!

    我伸手与他拉钩,这时门铃响了。

    我起身去开门看见助理。

    他将手中的购物袋给我。

    我接过听见他恭敬的喊了声顾先生,随后问我,“时总,我刚在楼下看见了席先生。”

    我震住,忙跑到落地窗前。

    席湛正身姿挺拔的站在小区门口的,而尹助理替他撑着伞,这个男人什么时候来的?

    他怎么会到这儿?!

    难不成他看见了我带顾霆琛回家?

    我对助理说道:“你待会送霆琛回家。”

    闻言顾霆琛轻问:“笙儿,我刚见着你……你能送我回家吗?在路上你可以陪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