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追书 > 玄幻·修真 > 最难不过说爱你 > 第410章 得到解救

最难不过说爱你 第410章 得到解救

    席湛陷入了昏迷,我的精神已经快崩溃了,我真的是…我真的是快熬不下去了,我真的需要他人来拯救我,拯救陷入绝境的席湛!

    我泣不成声,过了几分钟身后传来尹助理的声音,“席太太,席先生的情况怎么样?”

    我的心里突然被射进了一道强烈的光芒,我赶紧起身道:“尹助理,赶紧救救席湛!”

    我起的太急,身体一不小心栽进了湖里!

    可能是身体太瘦弱的原因,这一栽就再也没有清醒过来,后来才知道是尹助理救了我!

    我做了个梦,一个重重复复的梦。

    梦里只有我爸妈和两个孩子。

    包括九儿。

    以及时骋和我。

    只有我们一家人。

    这个梦做的很是奇怪!

    奇怪到像是在预示什么似的!

    我心里很慌乱,觉得这是一个噩梦,猛的睁开了眼睛,转过身瞧见躺在我身侧的席湛!

    尹助理很有心,将我和席湛安排到了一个病房,一张床上,而这张床特别特别的宽阔。

    应该是怕我翻身碰触到席湛的伤口。

    席湛还未清醒。

    身上缠着的都是绷带,脸色仍旧苍白。

    而且他的嘴唇特别干。

    我从未见过他这般虚弱。

    真的从未。

    我抬手用手指轻轻的摸着他的眉骨,他瞬间睁开了眼睛,我惊叹道:“什么时候醒的?”

    他弯了弯唇,“比你要早。”

    他的语气很轻描淡写,我却沉重的要命,盯着他的虚弱模样不知不觉的又流下了眼泪!

    见我哭了,席湛伸手擦拭着我脸上的泪痕,嗓音低低温润的哄着我道:“席太太,我没事的。”

    “我之前很害怕。”我说。

    “嗯,我能够体会到你心底的担忧。”

    瞧瞧,席湛什么都是明白的!

    “席湛,你以后别再做这种事。”

    他未答,我感觉我是白说了!

    我伸手握住他的掌心沉默不语,席湛见我一直没说话,他想了想道:“下次再遇到这种事你让我冷静是不可能的!允儿,你是我的席太太,守护你,是我这一生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叹息,他安抚般的解释道:“倘若没有万全的把握,我是不会做这种决定的,因为我很怕死,我怕死了之后席太太就没有人顾着了。”

    他叹了叹,温柔说道:“我曾经从不怕死,不怕死自然就无所畏惧,可现在终究是怕了。”

    听着他这些话心底更心酸了!

    甜蜜的同时更心酸。

    因为他总是时时刻刻的想着我。

    我默默地流着眼泪,他接着又道:“那里是别墅附近,我一直在这儿生活,清楚这里的环境,知道掉落下去会有把握活着的!倘若不掉落……赫老又给我们补几枪或者我的人因为我们两个受着限制不敢动又怎么办?允儿,当时的情况只能是我们两个脱离困境,也是因为我带着你跳的及时,赫老压根就没反应过来。倘若等他反应过来了,我们两个现在……所以有些事需要去赌,无论结果好坏都比当时要好,而且你不怎么会游泳,那个湖的深浅淹不过你的身体,我还瞧见你潜进了湖里找我!当时我想喊你的,可没有太大的力气,抱歉,让你在湖里折腾了半天,好在我的席太太是安全的。”

    他思考问题总是方方面面。

    我哭着问他,“赫老抓住了吗?”

    我似乎总是爱哭,在席湛的面前从未有过掩饰,这种脆弱也只是单独面对他才有的。

    “嗯,关在总部的。”

    我担忧问他,“怎么解决他?”

    “等伤好了再想。”

    我咬住唇,席湛的大指姆轻轻的摩擦着我的手背,我突然轻声问:“我是不是很没用?”

    他挑眉,“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我好像总是很没用的样子!其实我至今都不太清楚你爱我什么,我的性格不怎么稳定,身体又这么差,还不怎么会关心人,而且还经历婚姻……我好像没有值得人爱的地方!可偏偏被你瞧上,被一个强大、英俊、眼高于顶、活在天上的男人相中,这最初让我感到恐惧……不不不,最初是我不自量力说着喜欢你!我一直都很困惑,你到底瞧上了我什么?”

    “希望。”他道。

    我疑惑问:“什么希望?”

    “在感情里跌落到尘埃里的你依旧仰望星空,不然你不会选择我。席太太,你一直在渴望希望和温暖,一直都在渴望有人拯救你。”

    是的,当初顾澜之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示好我都没有答应他,但席湛一出现立即就变了,并不是因为他的强大,而是他给我一份前所未有的信任以及依靠,似乎他从始至终都守在我的身后,只要我稍微疲惫就会看见他。

    那时的席湛真的一直守在我身后的!

    我好像总是能够在身后看见他。

    可我奢求希望他就给我了吗?

    他又不是救世主。

    他这个理由无法让我相信。

    似乎清楚我的想法,席湛突然叹道:“世界上哪儿有那么多原因?倘若我喜欢你都需要找一个原因,那我与你这辈子定是无缘的。我爱你,席太太,在潜移默化中便对你情不自禁。”

    席湛的情话真是腻死人了。

    我突然笑开,我又哭又笑的模样丑极了,席湛却揉了揉我的脸颊道:“席太太真漂亮。”

    “二哥真是甜言蜜语。”

    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我转过去看见赫冥,他瞧见我们没事便道:“好在你们没什么事,不然赫家也完了!刚刚赫尔找过我。”

    席湛蹙眉,我想起赫尔之前还帮我和席湛说话,的确她不坏,她只是向来娇纵罢了!

    我问赫冥,“找你做什么?”

    “赫尔想让你们放过她爷爷,不过她刚刚保证过,以后赫家的权利不会再给他一分,也就是说赫老他以后不会再有能力兴风作浪了。”

    赫尔现在只想保全赫老。

    但要看席湛的意思。

    席湛没理赫冥这个问题,而是托他道:“你先替我管着芬兰这边的事,其他事以后再提。”

    “看这样子你是打算让赫老吃些苦了。”

    赫冥现在一直称呼他爷爷为赫老。

    “行吧,不过还有一事。”

    我帮席湛接问:“什么事?”

    “顾霆琛打残了赫傲,赫傲现在没了双腿,胳膊也废了一只,赫尔和赫傲是有些感情的,赫尔不会坐视不理,我想他们之间肯定……”

    我下意识问:“赫尔会搞顾霆琛?”

    赫冥轻笑道:“席太太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赫冥提醒我现在的身份是席太太。

    意思这个事跟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可是我也只是下意识问而已!

    我压根就不担忧顾霆琛。

    毕竟那个男人的能力我是见过的!

    一个能吞掉时家的顾霆琛绝不简单!

    “我没紧张。”我说。

    赫冥没有理我,他想了想道:“赫家毕竟是赫尔的,赫老的兴风作浪算不到赫尔的头上,倘若赫尔和顾霆琛两人有矛盾坦白说我会偏向赫尔,不仅我会偏向她,元宥以及欢欢都会偏向赫家,所以他们两家起矛盾肯定难处理。”

    赫冥的意思很简单,虽然他们不怎么喜欢赫尔,但毕竟是一家人以及从小长大的朋友,所以等到时候战队席湛这边的人都会战赫尔。

    可我又不希望顾霆琛受欺负!!

    再说这件事本就是赫傲的错!

    赫冥说这话是故意让我有心理准备的!

    席湛道:“顾霆琛这事,暂缓。”

    “随你吧,到时候会有你们难受的!”

    赫冥这话不知道在提醒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