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追书 > 玄幻·修真 > 最难不过说爱你 > 第788章 伴随的铃铛声

最难不过说爱你 第788章 伴随的铃铛声

    谭央说她没听见什么声音,可我脑海里却如此清晰,谭央松开我的手心道:“游戏马上就结束了,我手里还有一张扑克牌,我去找瑟儿抵消,顺道将手中多余的星星给她。”

    我和谭央有人保护不会有危险。

    可瑟儿和拓哥必须规矩的完成游戏。

    谭央走后那个铃铛的声音越发清脆,而且是从身后传过来的,我好像听见有人说什么,“不要离得太近,免得席湛的人发现!”

    “墨元涟,你是催眠大师,催眠她应该绰绰有余吧?我答应你不伤害她,可席湛……”

    这个声音也好熟悉。

    好像是赵尽。

    “先用声音引诱她。”

    “能不能成功……”

    “失败了我会杀了你!”

    我转过身,什么人都没有看见,我脑袋却更加混沌,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在做些什么事,我喊着谭央,许久谭央才回到我的身边道:“时笙,我在这里,你瞧着不对劲啊!”

    “谭央,我们在哪里?”

    “时笙你怎么啦?”

    ……

    “游戏时间结束!”

    我不清楚是谁喊了这么一句。

    我抬头望上去看见艾斯曼,他仍旧戴着过时的墨镜,他望着大厅里剩的人,满足的笑道:“剩下的你们都是幸运儿,但是我说过一个队伍只有一个胜利者,所以你们自行选择谁留下,谁去小黑屋,当然我不会如此绝情,我会给你们一个抽签的机会,抽中数字为4的队伍全部留下,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谭央去抽签。

    奇迹般的4是我们。

    她惊讶的望着我道:“是预谋。”

    是,不然我们不会这般幸运。

    抽签结束之后艾斯曼问:“4是谁?”

    谭央举手,艾斯曼派人将我和谭央请到了楼上的房间,而大厅里剩下的那些人……

    我不清楚会怎么样,但是我现在无法顾及他们,在谈温抵达之前我只能按兵不动。

    房间里有墨元涟。

    以及赵尽。

    还有艾斯曼。

    还有一个我瞧不清模样的人。

    先是艾斯曼开口说话,“难得大家齐聚一堂,干嘛要板着一张脸,云翳你说是不是?”

    墨元涟道:“你知道我今天的目的。”

    闻言艾斯曼神情骤变,他忽而取下了墨镜问他,“我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够赎罪呢?”

    墨元涟笃定道:“没有机会。”

    艾斯曼笑开,笑的上气不接下气,身后忽而传来一抹陌生的声音,他用着英语对艾斯曼道:“我说过,云翳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偏过脑袋看见一个中年男人。

    而且满脸伤痕。

    我不清楚他是谁。

    而我也没有好奇心去询问。

    “那哥哥你说我该怎么办?”

    艾斯曼喊他哥哥?!

    “杀了他,或者自杀。”

    被称为哥哥的人给了答案。

    艾斯曼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当年我的确背叛了你,可我只是想做游戏而已,我这辈子的激情热爱全在这里,可是你呢?你一点儿都不了解我,非要让我去做我不喜欢的事情,所以在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找陈深……”

    墨元涟淡淡的嗓音接过他的话,“所以就选择背叛了我?艾斯曼,我是什么样的性格你最清楚,你也明白你今天逃不过一死的。”

    艾斯曼突然站起身,他面色jizhui120.com暴怒道:“你一直都这个模样,一点都不近人情,无论别人想什么做什么你都不在意,你只管自己开不开心,只管自己顺不顺心!我说了,我喜欢游戏,我就只是想做游戏而已,你干嘛要逼我!而且现在我又没有招惹你,我就想安安静静的做我的游戏,你为嘛逼我入死地?”

    我看见墨元涟抬了手腕,随着他的动作耳侧又传来了铃铛的声音,比之前要清脆。

    我这才看见房间里那个我刚刚看不清容貌的人是席湛,我忽而出口喊着,“二哥!”

    我究竟怎么了?

    怎么刚刚认不清席湛?!

    席湛眼眸一直盯着我,“嗯。”

    他回应了我,让我安心。

    墨元涟轻笑,笑声透着十足的魅惑,他忽而慵懒的语气问他,“背叛过我的人不止你一个,被我清算的也不止你一个,我凭什么要放过你?倘若你了解我不该向我求情!”

    艾斯曼抓住席湛,“你救我,只要你救我,我就给q你我游戏的所有专利,并且未来十年我都愿意给你做事,不止十年,只要你愿意让我做游戏,我愿意一辈子跟着你!!”

    闻言席湛斜眼看向他,道:“你今日做的事丧尽天良,很多人因你的游戏丧命,我的确需要会做游戏的人,但我并不需要疯子。”

    席湛会赚钱,但取之有道。

    刚刚出现的那个中年男人提醒他道:“艾斯曼,你求云翳和席湛是没有用的,你想要活着就求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云翳的心肝宝贝,只要她向云翳说,云翳定不会拒绝。”

    这个中年男人指了指我。

    我诧异问:“怎么可能!”

    赵尽开口附和道:“艾德里安说的没错,艾斯曼你现在想要活着就只能求这个女人。”

    这个中年男人竟然是艾德里安!

    他脸上的伤痕莫不是墨元涟做的?

    因为席湛说过墨元涟带走了艾德里安。

    艾德里安之前催眠过墨元涟。

    而按照墨元涟的性格肯定会报复他的。

    再说他们怎么突然这样……

    突然当着席湛的面说我是墨元涟的心肝宝贝,这不是故意让席湛生气或者吃醋吗?

    艾斯曼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他视线细细的打量着我,我避开他的视线听见艾斯曼问墨元涟,“只要她开口你便会放过我?”

    墨元涟眼神睥睨,充满轻蔑。

    “我没这样说过,但倘若是小姐开口我自然不会拒绝,可我已清楚她的答案是什么。”

    墨元涟已经开了口说不会拒绝我。

    他又道他清楚答案是什么。

    我也清楚我的答案是什么。

    因为我曾经说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再说我又是墨元涟的谁?

    我凭什么让他放过艾斯曼?

    何况我不会让席湛感到难堪的。

    见墨元涟喊我小姐,艾斯曼也喊着我小姐向我诉说道:“小姐,我不想死,因为我还有很多游戏还没有完成,我很热爱游戏,我想做更多的游戏,我想这辈子都只做游戏!求求你向云翳求求情让他放过我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