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追书 > 玄幻·修真 > 元卿凌楚王免费阅读 > 第1277章 安王妃回京了

元卿凌楚王免费阅读 第1277章 安王妃回京了

    前方战事吃紧,京中人人也是提心吊胆。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

    安王妃带着安之回到了京中,还没安顿好,就立马带着女儿过来楚王府问情况。

    她这一路走得很慢,主要是她产后的身子比较虚弱,安之也不耐舟车劳顿,但是她归心似箭,因为只有回到京中,才会知道前方战事如何。

    虽然老四不是第一次上战场了,但这一次的战事,便她一个妇道人家来论,都觉得胜算不高,主要是北漠军是倾巢而出,有拿下北唐决心。

    来到楚王府,才知道容月也住在这里,当下就问起了战线上的情况。

    容月道:“前两天收到了进攻的塘报,这几天应就是关键了,你别担心,塘报说计划周全,只要撑住几天,设下埋伏,就能够把北漠军歼灭大部分。”

    安王妃一听,这才略放了心,元卿凌叫人给她拿了热毛巾擦脸,她一边擦脸一边说:“我回来的时候,就听得说要把秀州府的百姓先安置到其他州府,但是江北府靠近战线,却没有安置,我还以为江北府的百姓要遭殃了。”

    “秀州府易守难攻,他们选择秀州府也是情理之中,江北府四通八达,出口多,地势不利于我们。索,更多好看小说免费阅读。”元卿凌道,她之后也看过地图,确实如此,三大巨头对自己的江山,那叫一个滚瓜烂熟。

    “那就好,那就好!”安王妃笑笑,看着毛巾上的尘土,她摇摇头,“这一路着急啊,风尘仆仆,没敢耽误,但马车着实也跑不快,吃不消,真是急死我了。”

    大家都没见过安王妃这么狼狈着急的模样,都笑了起来。

    “怎没带安之过来?”容月想念那小娃娃了,问道。

    “她累了,让奶娘哄她吃奶睡觉。”安王妃喝了几口茶,叹息道:“故土就是好,连水都甘甜许多。”

    容月:“那当然,江北府这种苦寒之地,水都是苦涩的,你是京中贵门出身的千金,嫁给安王之后,自在地当了这么些年的王妃,你怎吃了这种苦?兴许这场战事之后,皇上会下旨恩准你们回京也不定。”

    安王妃笑着摇头,“不,身体的苦,算得了什么苦?在那边挺好的,自在得很,没太多的想法,人的心也会静下来,我若实在想念你们,一年便回京一次,住上一两个月,但回京定居,我认为是不好的。”

    元卿凌认为她思虑正确,人性最不能考验。

    &caoshijie.co子,我也是愿意的。”

    “想什么呢?肯定是能平安回来的。”容月斥她胡思乱想。

    “是,是,我乱说了,呸呸呸!”安王妃连忙跺脚,吐了口水,一点都没了昔日那尊贵王妃的模样,倒是染了一身的市井气,让大家都笑了起来。

    安王妃走后,容月才想起瑶夫人好久没来了,道:“那日她进宫谢恩之后,就没来过,是不是父皇跟她说了什么呢?”

    “不知,要不,差人请她来一趟?”元卿凌也觉得有些奇怪,这会儿前线战事吃紧,她应该也会比较担心,前些日子还每天过来问情况呢。

    sd

    “也行,我去喊人!”容月说完挺着个大肚子便走了出去,容月是闲不下来的,她闲下来就得胡思乱想,方才还能头头是道地劝解安王妃,但其实她自己都担心得不行。

    瑶夫人过来之后,把那天皇上说的话告知了两人,说完,她自己都摇头叹气,“说句心里话,我不是没想过,他处处护着我,这些日子为我做的种种事情,我都看在眼里,这辈子,还没有一个人这样对我好过,说不心动是假的,但是,一旦皇上干预了这事,就总让我觉得不是那么对味,而且,他还要为我们赐婚,你们说,这是不是有些荒唐了呢?他给自己的儿媳妇赐婚,这传出去,损皇家的颜面。”

    元卿凌倒是明白皇上的心思,轻声道:“他是顾着郡主的颜面,也为了郡主日后能找个好人家,这份心意,你领受了就是。”

    容月也很赞成,道:“若不是赐婚,靠你自己慢慢想,得想到什么时候?而且,父皇赐婚的话,也少了很多流言蜚语,更能彰显皇家的气度与宽仁,一举三得啊。”

    元卿凌若有所思,“有两个点我倒是没想到的,一个是皇贵妃竟然为你说项,她原先是很不赞同的。再有一个,是父皇为了让狼人骨的杀手不成为老五的心腹大患,愿意把政局上的考虑告知你,他素来十分忌讳女子干政。”

    瑶夫人点点头,“我也是没想到。”

    容月看着她,“其实父皇这样做,一点都不难理解,或许大家都已经不记得一件事情,那就是瑶夫人手中掌握了很多大臣的证据,这些人,未必是大奸大恶,但是,这些证据一旦公开则身败名裂,换言之,这些证据,就是拿捏他们最好的工具,收毁天除了上面的考虑之外,还是因为瑶夫人手中的王牌,父皇要让这些人都听太子的话,不得再阻碍太子施政,可他也知道,你手中的王牌,用得好,利于太子,用不好,那就是大患,你是有煽动或者掌控他们的能力,综上所述,父皇真正要收拢的,是瑶夫人你,他必须使得你留在京中,必须使得你还忠心于皇室,连番的恩赐下来,甚至不惜赐婚,说白了,就是收买人心的一种手段,就看你如何看待这种手段,感恩,皆大欢喜,不屑,便翻脸。”

    元卿凌和瑶夫人对视了一眼,都不得不感叹容月的通透,其实这一点,她们两人心里都明白,只是这层窗户纸,不捅破是最好的,捅破了,事情就得摆上台面。

    纪王当年能如此横蛮骄矜,对太子之位志在必得,就是因为有这位贤内助,纪王府何足惧呢?惧的是瑶夫人。

    至今瑶夫人落难,除了原先宇文君和褚明阳刁难过之外,谁敢对她下过一丁点的狠手?谁都不希望她倒霉,因为她倒霉就会不惜一切,除非她能迅速地死去,可迅速死去也怕啊,谁知道她会把这些证据放在谁的手